河南太康:一女子深陷非法集资怪圈旋涡被诈骗1200万元
时间:2024-07-02 09:23:31   来源:网友曝料   浏览量:
一向诚信忠厚的河南省太康县人吴芳女士,受高息诱惑陷入非法集资诈骗圈套,先后被套进去1200万元,其中大部分资金是她靠自己的信誉从亲朋好友处周转来的,如今血本难归不说,自己也因此被人为性系列官司缠身,这让吴芳想死的心都有了N次。
以下是吴芳女士投书有关部门和中央部分媒体的资料和案情,她希望能够引起周口市太康县有关部门的重视,相关人员良心发现,回头是岸;也恳请社会正义人士能够相助,还她一个公道,否则身陷绝境的她将死磕到底!
  




尊敬的巡察组领导您们好:
我是申诉人吴芳女,1971.8.24,住河南省太康县大许寨文教一路身份证41272419710824XXXX.马雷、马昭合伙诈骗害我们太惨了。
开始打着太康县领导参与支持银行合作的旗号,在人民广场大势宣传,县部分领导给他们剪彩,门头挂着邮政银行定点合作单位,大量骗取老百姓的血汗钱,至使好多家庭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我们多次上告无门,结果骗子在我们无法生活的情况下,让其它的客户找我要钱说是,我和担保公司的老板是亲戚,我和亲戚马昭在外面投资有生意还有电影院,马昭说我情绪不好让我在家休息,他经营电影院,让我只等着分红就好了,现在才明白,马昭、马雷、张松石、吴培强等人的圈套,制造一系列的案件,具体情况如下:
诉求:
  • 依法追究被告人诈骗罪的刑事责任。
  • 依法责令被控告人返还诈骗控告人的1200多万元款项。
  • 依法追究本案相关司法人员的法律责任。
  事实与理由:
2014年,二被控告人马雷和马昭都在太康县从事非法集资行业。2014年9月份左右,二被控告人多次找到控告人,劝说控告将钱存放其处,并许诺给付2分不等的利息。恰好此时,被告人马雷和业务经理陈德良找到控告人,说“----某某领导出事,需要1000多万,能否帮忙找500余万元----”,恰好这时候马昭找控告人说;他吸收客户的钱还有200多万在手里,看看有没有谁用钱帮忙放出去,控告人说;“正好马雷处需要500万你让不让他用?”马昭说,可以呀。事后,马昭让控告人拿出300万,马昭拿200万共同凑够500万借给被控告人马雷,2014年12月份,控告人将钱陆续打款给马雷。
2015年2月份,因上述款项的还款等问题,被控告人马雷等说其资金紧张,愿意将正在投建的电影院转让给控告人及被控告人马昭冲抵欠款,并签署了相关协议,并约定好共同去工商机关变更过户登记。谁知,协议签订后二被控告人均联系不上,直到2015年4月份二被控告人突然找到控告人,要求控告人重新签订一个电影院转让协议,并承诺在5月1日前还款300万,如果给不了再给控告人过户。过了几天被控告人马昭也找到控告人说“---电影院已经投资300多万,(原转让电影院时说,马雷已经投资350万,抵债的马昭的按150万抵,控告人的按200万元抵,然后根据抵债数额核算持股比例)马雷欠我马昭200万,欠你吴芳300万,电影院转给我们后要算好股份比例,反正你的钱也没了,你给我个50万的欠条,相应款项从电影院股份里扣除,不然不给你过户----”,被告人无奈之下,只有给其出具了50万欠条,后控告人就等着电影院过户,但令人无法置信的是,被控告人不但没给控告人将电影院过户,反而私下将电影院过户了马昭一人,至此控告人才清楚,上述一且事实均是二被控告人设下的圈套,故意骗取控告人钱财。
综上所述,控告人认为:二被控告人共同故意通过虚构的借款、虚构的电影院转让的事实,骗取控告人财产的行为,已经涉嫌犯罪,现特依法提起控告,望依法立案追究二被控告人的责任,依法责令被控告人返还诈骗控告人的1200多万元款项。
此致  
控告人:吴芳
2024年4月27日
 
案件一
我对一审上述判决的案件不服于2018年对人民法院2017豫1627民初1689号民事判决申请再审2018年6月21日太康县人民法院听证笔录。
事实与理由:
申请人吴芳与马昭纠纷一案,申请人不服太康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豫1627民初1689号民事判决书,而向太康县人民法院提起再审申请,太康县人民法院受理后,于2018年6月21日公开召开了听证会,在听证会过程中:
  • 马昭明确承认“本案起诉书不是其本人签写,书面起诉书内容不对等等陈述”。
  • 申请人方申请的出庭人刘冉月以及顾美玲明确向法庭陈述了涉案“65”万“借条”的形成经过等等。
上述内容,太康县人民法院均对上述事实制作了书面听证笔录,因此该听证笔录能够证实案件的相关的重要事实。因申请人无法复制到上述听证笔录,所以为查清案件事实,特申请贵院依法予以调取。
 此致
   人民检察院
 
 附发问提纲:
第一部分:
  • 您在原庭审中陈诉,你把220万借给了吴芳,这种陈述真实吗,那么,她是一次借你220万还是分次借的?
  • 什么时间借的?
  • 2014年12月19日你借给他多少,12月27日借多少,2015年1月16日借多少?
  • 同时您陈述借钱都是吴芳给你出具的借条真实吗?
  • 她给你出具了几张借条,这些借条吴芳是当做你的面给写的还是在那里写的?
  • 写的时候有人在场吗?
  • 这些借条现在哪里去了?
  • 你什么时间,在那里给了她。
  • 既然你陈述他借了你的钱,那么这些钱你每次是现金给的还是银行转账?
  • 银行转账你转到谁的卡上了?
  • 吴芳还过你的钱没有?(是马昭、陈苏华放高利贷别人还给他们了。)
  • 涉案的65万是什么时间借你的?
  • 您的意思就是说这65万并不是当时借你的,而是经过相应的抵债后结算得了的,对吗?
  • 同时是否可以认为是65万借款并不存在,而是以前的老债务核算来的,对吗?(谁的债务?马雷给你为什么不给我?)
  第二部分
1.你和吴芳在2014年12月份借给马雷钱的时候你认识马雷吗?
2.按照你说法吴芳借你钱是在2014年12月份,对吗?
3.那么,在这个时间是不是你也不认识马雷?
4.陈苏华是不是你的妻子?那这是出资文书是怎么会事?
5.我让你辨认以文书(出示环球股东证明),这个证明中的陈苏华是不是你的妻子?
6.这个出资证明时间是2014年五月份,有马雷的签字,你怎么不认识马雷呢?
7.陈红菊是你妻子吗?陈红菊和陈书华是不是同一个人?
8.2014年12月9日,陈红菊向德欣公司及马雷处出借130万的借据中的有你多少钱?
9.这个钱是不是就是你说的220万中的100万?
10.2014年12月11日,陈红菊向德欣公司以及马雷处出借100万的借据中的有你多少钱?
11.这个钱是不是就是你说的220万中的70万?
12.你和马雷是否共同开了一个电影院?
13.什么时间开的?
14.既然你们那么早就在一起开电影院了,为什么在庭审中却陈述在吴芳借钱时根本就不认识马雷?
15.2015年3月1日的马雷关于电影院抵债债务担保书是上签名是你写的吗?
第三部分:
我们的问题又回来了
  • 你在笔录中陈述,马雷愿意将电影院股份冲抵吴芳借你钱的220万中的150万,为什么吴芳借你的钱,用马雷的股份抵呢?
  • 马雷是否将电影院的股份给你过户,什么时间过的户?(我们说好的二马和我共同去工商局过户,为什么只过你的?你说我从来没找过你过户,实际是给你们打电话你们都不接,为什么总是你和马雷串通好去找我?后来我去找你们夫妻,你们说也没有过户,现在为什么电影院股份是陈苏华和马光华(马昭弟弟)?)
  • 按照你的说法150万用电影院抵债,那么其他钱呢?
  • 65万是在哪里打的条?
  • 打条的时候有其他人在场吗?
  • 既然65万是结算的钱,为什么你在起诉书中却说二被被告是因为做生意当天借了你65万呢?
  • 你这不是在做虚假的陈述吗?
    经过听审之后,他问我有什么要求,是不是要求还原事实?我说是,结果还是驳回请求不予支持。
附河南国基律师事务所吴芳与马昭欠款纠纷申请再审一案的代理词一份。
 
案件二
对人大主任张松石对我整治的案件不服,提起刑事申诉书。
                       刑事申诉书
申诉人吴芳女.1971.8.24,住河南省太康县大许寨文教一路身份证41272419710824XXXX。
申诉人因不服太康县人民法院2019豫1627刑初467号刑事判决,先提出申诉。
申诉请求:
依法对太康县人民法院2019豫1627刑初467号刑事案件进行再审,并改判申诉人无罪。
事实与理由:
一、该判决认定申诉人为河南德欣信不动产有限公司(下称公司)的业务经理是不正确的。
虽然公司给的有提成,但是这公司针对存款客户普遍性的奖励措施,每个存款客户都给;另外就是每个存款客户当月超高30万元的存款数额的,都会给付1500元的奖励资金,这也是公司为了多拉客户、拉大额客户而采取措施,并非申诉人独有。以此认定申诉人为公司业务经理是错误的。
二、认定申诉人介绍王翠娥将款存入公司是不正确的。
 申诉人从来没有介绍王翠娥在公司存款,反而是王翠娥给我说她儿媳的亲老表郭翠灵在公司有股份,叫我去问问,这个公司给的利息高,能达到3分。我问哪个公司,王翠娥说:“我儿媳妇的老表郭翠玲说德欣信公司利息高,并且她还有股份。”我说我也在这个公司存了点钱,但我不知道郭翠玲有股份。她要求我去问,我才去问问。问过之后,才知道郭翠玲没有股份,正好现在也没有在公司,王翠娥在公司存款纯粹是她看这个公司给的利息高并非其亲戚也在这个公司有股份才自己自愿存在该公司的,并非我介绍她在该公司存款。
三、认定申诉人介绍李彩虹将存款存入公司是不正确的。
 曹红丽是申诉人的同事,后来曹红丽调到太康县第三初级中学了,曹红丽在广场散步时见到公司在广场做宣传,同时也见到我在广场散步,见面后我们俩个说了一会话,问我在这个公司有没有存钱,我说存的有,她说利息高回头她也存点,然后第二天曹红丽给我打电话说李彩虹也想在公司存点钱想问问我利息怎么给的,然后李彩虹给我打电话问了问情况,我当时说利息高。打过电话后她就到了公司存款,并签了合同,公司立即将提成给了李彩虹本人,她在公司存款时我并不在公司,所以这中间我不存在介绍的事情。
四、认定申诉人介绍王征将款入公司是不正确的。
王征与申诉人系同学关系,他听到了公司的宣传,有一天我们都在广场玩的时候碰了面,说起话来他看到公司有宣传,然后话题就转到公司的高利息上,他问我在这个公司存款没有,我说存了点,然后他就要求我跟他一块到公司看看,到公司后是程宁接待的王征,我并没有参与,包括王征在公司存款我也不在现场。
五、申诉人本人的钱和周转亲戚的钱存到公司构不成犯罪。
六、当庭认罪是由于收到家人的蛊惑,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不得己才在当庭作出的认罪。
综上,申诉人根本构不成犯罪,请求依法改正。
此致
人民法院
                  申诉人:吴芳                       
补充说明:人大主任张松石联合马昭、马雷整治我的理由是:
2014年王翠娥在大德兴业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4月份存款40万元整,半年多到期后,连本带息凑成整数50万元,又从大德兴业转移到德欣信,因为大德兴业月利息是1分8厘,德欣信广场搞大型宣传活动,利息是月息2分,当时王翠娥说,不给2分就挪到德欣信,其中一个工行账号6222021717007616293可以查她的交易记录,我当时为了增加流水,提高银行卡的星级,才让她把钱转到我的卡上。我说:“嫂子把你的钱从我卡上过一下,我可以用网银转,省的去银行排队,也避免让郭翠玲知道了。”王翠娥说:“如果我们俩个去德欣信公司了让郭翠玲知道了,我媳妇就知道了,又该把钱给我要走了,这是我自己的私房钱,谁也不知道,就连你哥也不知道。我准备把这个钱给我女儿在澳大利亚再买一套房,别让我儿媳妇和郭翠玲知道我存钱。郭翠玲让我存钱我说没有钱,如果郭翠玲知道我存钱了,我儿媳妇又要给我闹要钱。”并且说她儿媳妇什么都不干,每天都在打麻将,孩子也不教育,现在她孙子上一年级,话都说不好,并说都怨她儿媳妇作的。正好德欣信公司离我家很近,又在广场请明星张浩哲、刘大民等明星和领导作大型宣传活动,宣称此公司是政府支持,县领导参与银行合作的惠民公司,旗下有环球影城、美食城、生态园、婚庆公司、传媒公司等等,并且门口上和室内都挂着“邮政银行定点合作单位的牌匾”并且说其他银行要陆续给他们合作,所以我和王翠娥一起就把钱从一个地方转到这里了。
当时王翠娥说,她丈夫张松石和吴培强等一些老领导在一家集资帮忙,每月给三千块钱工资,王翠娥想让她丈夫在德欣信帮忙,王翠娥给我说,生态园刚建时,她丈夫去给生态园提过字。于是德欣信公司就给他们两个装了一间办公室,并配备电脑,笔墨纸砚,具体待遇我不知道。当时王翠娥给我说她给儿媳妇关系不好,不能把那么多财产都留给儿媳妇,她女儿婆家家境不好,她帮女儿在澳大利亚买了一套房子,她女儿要生二胎,想再给女儿再买一套房,存的私房钱谁都不知道,她盖这个门面房都没有动这个私房钱,并且说澳大利亚社会制度好,医疗条件好,生态环境好,她说小鸟落在她手上吃东西都不飞,等她丈夫退休就去澳大利亚住,现在先去看看房,如果合适就买,不合适再等一段,在那边转转看看房子,在去澳大利亚之前,他的合同还不到期,然后来找我,合同先放着,到期后先打我卡上,王翠娥说我们要买房你就转给我,如果暂时不买,钱就先放我这。如果我去续存,王翠娥说让我帮她一起续存。王翠娥让我给她写个借条,如果不买房这个钱就暂时让我帮忙保管。王翠娥说可能一到两年回不来,等她回来我俩再交换合同和借条,放家里怕她儿媳妇知道,并且说千万要帮她保密,任何人都不能说。于是我就答应了,其实我犯了一个错,我应该存合同一份多少钱,她非让我写欠条,还要给她写转钱的时间一致,当时我也没有反应过来,过几天后,我给王翠娥打电话,他们在家还没有走,王翠娥说:“张松石身体不舒服,我们去医院一查发现心脏不太好,去医院住了一段时间,然后春节前就不去澳大利亚了,等过了年就去郑州复查,如果好了就坐飞机走了,如果不好就住院手术。”我说:“你们暂时不去澳大利亚的话,我们把合同还有条换回来吧。”王翠娥说好。春节前夕,正好马雷公司给她送礼品,我和马雷一起拿着合同也一块送去了,当时她儿媳妇在她家正一块吃饭。王翠娥然后把我拉到一边,接过合同说你先别慌,条我放起来了,等我儿媳妇走再给你找,于是我们先走了,后来多次给她打电话都说不在家,她在儿子那院送孙子孙女上学,王翠娥说条撕了吧,反正咱姐妹俩不会错事,我说也行。
2015年春节3月份左右,王翠娥去郑州复查,如果有问题就住院看好后再去澳大利亚照顾外孙。检查结果需要手术,王翠娥说张松石在手术台上钱不够,本来没打算住院,她给马雷要钱,马雷还没给她,你先帮我借点,回去我还。于是我先到邻居家替她借了2万,又去工商局借了2万,当他们出院后,我去给他们说话,后来又问她,你回来了把借给人家的看病钱给人家吧,王翠娥说等报销了再给吧,又问她时,她却说我的亲戚拿走了,等马雷把钱给我了再还,再后来打电话也都躲着不见,说在她儿子那,后来去我家说你在给我要钱,张松石急了就问我你给我打多少钱,我说四万。张松石说我给你打条了吗。我说你在手术台上急用,我给你转你账号上了,我没有见你怎么打条,他又问转钱留小票了吗,我说当时不会,让别人帮我存的,我没有要小票,我不懂,张松石说你也没有条,也没有小票。你光给我要钱,你说100万我也给你吗。
凭啥给你,你要不承认的话那就凭良心了,他说良心值多少钱。你要不承认咱们赌个咒,你自己存的钱,你骗我的钱去看病,回来还不承认,然后我们大吵且赌咒,他们两口子拉着就走,把门关着。并扬言说你吵吧,咱们法庭见,反正你也没有条,我也不会给你钱。而你的条,我没有撕,我可以去法院起诉你。我就说你借我的钱,我也没有见合同,法庭见,锁上门!我在她门口吆喝、赌咒一一灵验。所以她就怀恨在心,恼羞成怒,过几天法院起诉我,开庭期间,他不承认这四万块钱,这两家被借钱的人都出庭作证,然后法官问你们两个来干什么,他们两个说我来证明张松石看病,我们两家各借给他2万块钱,把他们两个证人撵走了,一审法院刚开始说这欠条不成立,过两天庭长给我说这我不当家,你去找院长吧,我把事实情况给院长说了一遍,结果仍然判我还她钱。一审结束。张松石是县人大主任,在太康一手遮天,正好抓政法口,所以领导都给他签字,家里贫穷,免交起诉费。庭长给我说你只能去上诉,我就去上诉了。
 二审法院2016年7月份,我上诉到周口中级人民法院,7月8号开庭审理,两个证人到庭作证,张松石带一帮人开庭结束骂我打我,二审中张松石找了市里面好多领导来压这个案件,中院朱某华庭长比较人性化、专业化、经过材料分析后作出正确的判断,一看就知道这欠条不成立。朱某华顶着压力,一审判决有误,发回重审。
从此,张松石恼羞成怒,怀恨在心,于是就对我整治,找到某局局长,某院长,某院某某长。不管用什么办法要把吴芳整进去,不能让她出来,否则我让你们都进去,于是就对我各种形式翻查,包括我的亲人。银行查账没有找到问题,说我诈骗,没有成立。终于说我上访,上访也没有成立,又说我介绍王翠娥存钱,其实是王翠娥这利息高,并且她亲戚有股份,让我去看并给她保密。说我非吸,所以我对此案要求申请再审!
 
案件三
2023年12月13日10点59我接到一个电话(1分15秒)电话问,吴培强你认识吗?我说知道,他说你给他打了一个欠条你承认吗?我说我不承认,他说因为什么?我说这是他自己存的钱,这是2014年6月份的一天,他去工行正好我在大德兴(和工行隔壁)让我去存点钱,这时候吴培强走到我跟前说你不认识我吗,你不是谁谁吗?我说想不起来了,你是大许寨的吗?他说是的,你不知道吗我姓吴,我又问你是果子吴的吗?然后他看我一直想不起来就提示,张某玲认识吗?我说你是吴老师,然后他给我讲,我和张松石等几个老干部都在李某宣那帮忙揽储,每月发3000块钱的工资利息给3分。他说这个地方的利息有点低,但是感觉比他那保把,那我把钱也存这利息低点的吧,于是说着关系就拉进了。我说那你自己存吧,这也是别人让我来存的,他说我那面天天去,和上班一样,这你是好学生就和自己孩子一样,我就给你存到一块吧,等我把李某宣要回来后我也到这里来。但是他那钱不好要,于是与6月8号就把30万块钱先交给我保存并教我给她打欠条。
打条之后,又说我那还有几十万块钱在李某宣哪里,要几次了都没有给我。等要回来后我还存到这里。过一段之后马雷公司在广场做大型宣传活动利息比这高并且有县领导参与银行合作的惠民公司,所以吴培强和张松石从李某宣哪里回来,想到马雷公司去,然后马雷给他们俩个装修了办公室,配备了办公用品,让他们在哪里写大字帮助揽储。有时候王翠娥帮她丈夫去上班,在这期间我家出了车祸,一车6人追尾一辆货车,都住医院了。我在周口重症监护护理我老公一个多月,农历8月14日,我们从周口回来过八月十五。如果不回来怕双方父母(都近80岁老人)担心,之后我们又回周口康复一段时间,当我们出院回来的时候已经是10月底11月初,在这期间,9月22号吴培强给我打电话我说,我把钱要回来了先转给你,于是就转给我4万块钱,当时我以为是40万呢,先放你卡里吧正好给你增加流水,等11月份我回来,他找我补条,我说多少钱,四十万吗?他说是的。然后先让我写个欠条,我先给你转过去,你先去签合同吧,他说办公室还没有给我装修好,先放一起吧。然后他又让我给他写了40万的条。
2014年10月17日他找我要那30万中的其中的十万,说有人看病需要钱,然后12月22日又以别的理由要十万,我又一次性给他十万。这个30万就剩10万。过段时间我说你把条给我算一下,后来他办公室装修好了。我多次去他办公室(马雷处)去找他要,他总是说忘了带了,手写的大字给我一副,有一天他领着一个女的打电话让我过来,把我拉到一边说这个女的找我借钱,都是不给我,然后吴培强就说我叫你来,就说这个钱是你的,你把钱以公司名义给她出个手续,别说是我的钱,以后你帮我去要钱,要不然我怕她不给我。为了增加流水,经理给我说,你想增加流水,把你的U盾放公司,流水增加的可快,我说好。他们每次该打利息的时候,我就去他公司,他就趁着这个U盾给别人打利息,并教给我怎么用,所以我就是用吴培强的卡打利息,所以每个月就给他多打几次利息。我给吴培强打电话说我给你多打钱你发现了吗,他说我查查,我知道了。到时候我把这个利息都给你,你自己算。截止9月21号我共打给他利息包括公司打的(和我打的)一共4万2千。所以9月22号他给我打了4万,我以为是他在李某宣存的40万到了呢。
突然有一天好多人去马雷公司要钱,我也去了,这一天吴培强收拾他的笔墨纸观,然后只拿一张40万元的条,用手压着,只给我留了个写字的地方,说我给马雷要回来10万现金。你先给记着,减去10万吧,我说30万的条呢,你给我啊,吴培强说咱俩好说,去找马雷要钱,等回来咱俩再讲,吴培强说我感觉这钱不好要,然后让我签过字就急匆匆的走了,其他客户都问我这个领导是什么领导,并问给我说的什么,有的客户说不让他走,我就解释说他也是存钱客户.... 从此我们的钱就没有了。王翠娥多次给马雷打电话要钱,我们大部分都是在一起的。
电话内容:王翠娥说:“小马,你叔有病了,先给我几万块钱。你可别耽误你叔看病呀,马雷说,你放心姨,不给谁也要给你,不会耽误俺叔看病。”王翠娥找我说,她媳妇的钱都要回来了,问我有没有在马雷这存钱,她媳妇的哥可以帮忙要回来,我说可以啊,要不也帮我要回来吧,王翠娥说不行,还是不能让她儿媳妇知道了,她知道了会生大气。钱她要回来了也不会给我,后来听说王翠娥和她儿媳的钱都要回来了,那个坏良心的张松石诅咒都灵验了他恼羞成怒,到处找人作伪证来陷害我,到监狱让马雷写欢迎吴芳加入某某公司,这可能是马雷给他们的邀请。我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邀请函也没有听说过,又找几个人给她们说。你们就说是吴芳让你们存的钱,就给你们钱,,于是经过张松石终于,反复给我家人要钱反复违约,因为他在太康能够一手遮天,当庭的都是我的家人一个个安排我啥都不要说,就听律师的,律师也跟我说,你先说认罪回来了,因为啥事律师都在场,然后就开了一个滑稽都庭。他们宣读的内容,我说,不是我家人就在背后拍我说,别说话你只有这一次机会了,要不你永远也出不来了,他都给你做实了先回来再说。
2023年他又找吴培强说;他的钱是怎么给我要回来的,吴培强本性暴露,想走张松石的路,于是,也拉拢人陷害我,但是人家不干,十多年都没有联系过,我也找不到吴培强,因为他心理明白钱他基本上要走了就是握着我的条。于是2023年11月29日给我发的短信说这个事情。当时老人病危,我跟他说等我回去了去找你,,,
在2023年12月13日10点59分我接到一个电话【1分15秒】
 电话那边说;有个叫吴培强的欠条60,我说不承认,为什么,因为第一个30万是他在工商银行与大德兴门口碰到我,问我认识他不,我只有说有点面熟,一阵寒暄后才知道他是我老师的丈夫,他一阵夸我,非要把他的30万先给我凑在一起不可,吴培强说他和张松石几个人都在李某宣那帮忙,每月3000元利息3分感觉不保把,存这利息低点的吧,等我把那几十万要回来了就不给他干了,后来马雷公司在广场做大型活动后,吴培强和张松石都去马雷公司了,马雷给他们发工资,后来他们的钱都要回来了,我的一点也没有给,都十年了我想找他。还没有联系上呢,,,我还没说完就挂了,那以后再说吧
 2023年12月13日下午4点34分呼入14秒说吴培强准备起诉你了,我说他心里明白,这十多年我都没有联系上他不知道想的哪一出。这一天正好我婆婆去世,我给吴培强加个微信,给他发个视频,问他咋想的,我不是给你说了吗,等我回去了再商量商量怎么办,你最好撤诉吧,他说回来见面再说吧,过几天吴培强还去找我老公吃饭,也不知道玩得什么把戏。
  2023年12月25日上午9:18呼入57秒问我咋没到庭,我说这几天我都没在家,恁咋没给我说呀,他说发信息了,我说我在老家办丧,我眼也看不见我发给律师了,我说我现在过去,他说等你一会你快点吧,我正准备回老家给婆婆过二期,然后没回家就直接去法院了,我走着给律师打电话问在哪,李律师说在法院准备开庭。开始我还以为是我的呢,律师说不是我在外地,我问律师我发给你的你没看吗,他说看了,这几天庭多忘了你不是也在沟通吗,律师说,你先去应诉吧回来再说我说在去着呢
 9点25分我在法院大门口就开始打电话问他;在哪东边还是西边,他说也不在东边,也不在西边,北边,我问他北边哪有庭啊他说你进来了再说。门岗看我说开庭就让我进去了,进来了往北走一楼。。我看见吴培强了,我们两个在外边说话,他们在办公室先开一个离婚的庭,一会开门出来了问你们两个笑呵呵的商量好了吗,老师给学生给自己孩子一样,吴培强说是的这是俺的好学生,李子说那就不给你们开庭了,写个计划好了,我问他写啥计划,你不开庭,也不看我的材料,也不听我说就写还款计划,你是啥庭长啊,他就说咋啦,条是不是你写的,我说让我看看两个你都拿着吗,我记得第一个30万的他差不多要完了,这时候我还不知道他这个40万当时只是转给我4万呢,我说是我写的不错,但是事实是这样的,,,李子不让我说,于是我就拿出来我带的合同和转账记录,我的带着你咱可以算一下,并且十多年了,我都联系不上你前段时间我找到张老师电话,才问出来你的电话,马雷应该出来了,咱想办法要咱的钱,吴培强说,他到底有钱没有,我说应该有.....吴老师其实你心里明白,你该给我要钱吗,并且我感觉你没有张松石那么坏呀?把材料给他看,李子说我不看,我说给他们放这也不要,就扭头走了,我给办公室打电脑那个小妞,她不敢接,让我去找庭长,李子转一圈回来了说;还不承认吗,你不是非吸那个吗,好,你走吧,给你转刑事,我说你是啥法官呐,我怕放这他给我扔了,说我没有来我就没办法了,于是我就走了
2023年12月25日上午10:05【31秒】我走到大门口,再一次打电话确认一下,你们到底要不要我的材料,不要我就走了,,,说着我就走到他办公室门口了,我推门进去时他办公室所有人都在那哈哈大笑,看到我进来了都戛然而止,非常得意的面面相觑,我再一次问李子我的材料你到底要不要,他说你下午再来吧,我问他为什么非要我下午再跑一趟,我看是吴培强把他们喂饱了,
 2023年12月25日3:35呼出【33秒】他接电话让我进去,他只要答辩,让我说一下吴培强的钱咋存的,其他都不要,我觉得这是非常的不正常。
当天下午五点多我给律师打电话还没回来,晚上6点02律师才回来无码见个面,我把材料给他一部分,第二天我出去办点事,还没有回来。12月27日就下达了判决书。理由是我没有到庭,律师说我们只有上诉了 。
 我本来想着,高一级的法院是为老百姓撑腰的,因为经历了张松石这个县人大主任,能一手遮天的情况下,周口中院朱某华庭长看到我当时的情景,顶着各级领导的压力,非常理智,专业化,人性化的判断出这个欠条肯定是不成立的,【其实,当时一审庭长这是这样说的,他跟我说,我不能当家,让我去找院长说,结果说了没用,跟这个一样很快就出结果,他又安排我,你赶紧上诉吧】还是有好人的。朱某华为了给一审一个机会作出;一审判决有误发回重审。
我想吴培强这个比张松石的更明显,现在又在风头上,中院最起码也会发回重审,律师给我分析说,谁知道她选择了与李子一丘之貉,让我反复去交材料,最后不让律师去,只要我本人去说是让我签个字,我这个半傻半瞎的老婆子,也没有明白她的意思,她写的东西我看不见。她读让我听,我说不是不是这样,我说的她说太多没法记,她又说。你们两个都不讲了这样做对你有利,我说实际上吴培强这个条子都不存在了30万的他要走了,40万的是公司给他的利息和我学习转账的钱数【9月21日之前经过我的卡给他转钱42000元所以9月22日吴培强转给我40000万也就是他说的这个40万】吴培强带着那个妇女让我给她5万,后来马雷又给他几十万,所以他自己也说过,他损失不大,说我可能会倾家荡产,所以,吴培强就是拿多少钱送礼,也花不到他的钱,就是帮别人来陷害我,没想到二审结果又做出来这样错误的判决。是贿赂了,心眼瞎了,还是领导压力,,,所以,我不服二审的错误判决、我会一直上诉,只要他们不整死我。
特申请再审     
 
申请人  吴芳
2024年4月27日
手机号18539796960  
 

0

推荐阅读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申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人员查询

投稿电话:010-52856660
版权所有:北京宏法法律咨询服务事务所
京ICP备2022017779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