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潘若庭为血汗钱实名举报广东佛山中院一审判长“耿翔”枉法裁判
时间:2024-06-26 10:36:40   来源:网友曝料   浏览量:
     近日,当事人潘若庭实名向中央各大媒体,实名举报广东佛山中院一审判长“耿翔”在案号(2024)粤06民终3153号-潘若庭与纪志民、宋志杰、周加胜合伙纠纷一案中不顾农民工死活,昧良心黑农民工血汗钱,助纣为虐,枉法裁判一事,具体情况如下:
 
                                           图为潘若庭(身份证复印件)实名举报。
    中铁十四局集团隧道工程有限公司中标了佛山地铁三号线3206-2狮山段项目后,将其中的扩大劳务发包给了南通新世建工程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公司),南通公司又将其工程全部转包给了纪志民,纪志民拉了宋志杰、周加胜组成三人合伙(以下简称三人合伙)运作该工程,周加胜作为三人合伙分管现场的负责人再将全部工程转包给了潘若庭,双方在2019年11月签定了合同,三人合伙要求潘若庭转入200万亮资款代表有实力做这项目,正式进场后会及时返还做生产用。由此潘若庭按要求转入了“200万亮资款(备注为备用金)”到三人合伙的共管账号宋琳的账号中。

     2019年12月1日潘若庭正式进场施工。但进场后三人合伙并未返还亮资款。施工中因为中铁公司要求24小时施工,以及材料要求同潘若庭和周加胜所签的协议内容相差太大,潘若庭要求变更施工单价,周加胜表示先做到地下室封顶再补签合同。中铁领导也表态赶紧赶出425地下室封顶节点工程,款都会付给你的潘若庭只好顶着资金的压力又四处筹钱来生产施工。
    2020年4月25日潘若庭如期完成了地下室封顶节点。三人合伙在2020年4月26日同潘若庭重新签了《工程项目内部承包协议》,周加胜、纪志民、宋志杰三人作为共同甲方,该协议第1条约定:按单价950元/平方计算,第4条约定:本协议签订后,之前所签的相关协议全部作废,有关本项目的经济单价以本协议为准。后来潘若庭准备继续施工时,因为三人合伙拖欠之前的塔吊费分文未付,塔吊公司暂停了塔吊,三人合伙和南通公司都不愿意支付此款,潘若庭因施工几月未收一次款,加上那200万亮资款未回,也没能力支付该款。潘若庭只好暂停不再继续施工。

    2020年4月29日,中铁同南通公司解除了合同,后中铁公司同南通公司结算工程款为6795271.3元,其中包括按清单计价为3129748.67元的潘若庭施工部分。但三人合伙他们谁都不向潘若庭支付工程款,也不退还102万亮资款(已还98万)。 2021年7月,潘若庭追款无果,只得起诉南通公司和周加胜及中铁十四局公司连带偿还工程款,后南海区人民法院2021粤0605号民初17075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周加胜返还亮资款及支付工程款,但驳回了潘若庭对南通公司及中铁十四局公司的起诉请求。潘若庭提起上诉,请求南通公司作为涉案项目的承包人对周加胜的支付工程款的义务承担连带责任,并请求追加纪志民、宋志杰对周加胜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2022年12月16日,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2023粤06民终4051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了潘若庭对南通公司的诉讼请求,判令维持原判,但释明潘若庭与宋志杰、纪志民的债权债务可以另案处理。

    2023年8月,潘若庭按照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作出的(2023)粤06民终4051号民事判决书的指引向南海区人民法院起诉纪志明、宋志杰,要求按照他们2020年4月26日签订的《工程项目内部承包协议》约定,共同对周加胜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2024年1月4日,南海区人民法院(2023)粤0605民初26795号民事判决书无视潘若庭向三人合伙的共管账户支付200万元亮资款及他们2020年4月26日签订的《工程项目内部承包协议》,无端否定了纪志民、宋志杰是共同发包人的事实,驳回了潘若庭的起诉请求。
    2024年1月,潘若庭对南海区人民法院(2023)粤0605民初26795号民事判决书提起上诉,2024年4月28日,佛山市中级法院仍然无端否认了在2020年4月26日签订的《工程项目内部承包协议》的有效性及适用,再次驳回了他们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2024)粤06民终3153号民事判决书】。
   现潘若庭对(2024)粤06民终3153号民事判决书不服,已依法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再审申请。
    从2019年潘若庭交纳200万元的亮资款至2020年4月退场,潘若庭已投入了近400多万元到该工程里,本想通过法律把实际(即中铁十四局清单结算给南通的)做了多少拿多少回来的,结果法院按面积结算判决,一下金额少了一半多,就算如此,款能收回也算了。可没有一方愿意支付此款,就连中铁十四局领导当时表态过的:“赶紧赶出节点,公司不差钱,到时都会付给你”到现在南通劳务公司和中铁十四局以及法院都以不是合同的相对方推脱掉此付款,法官仅判三合伙被告中已经是负债的周加胜支付该款,相当于这款就被空掉,每一方都想侵吞掉这农民工工资和亮资款,都想吞掉这血汗钱。

    据了解,纪志民是退伍军官,在佛山市社会关系良好,在这个官司开打之前,就明确对潘若庭扬言:“我在这里政府和法院的关系好的很,你和我玩,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另如本案未能发回重审并改判,纪志明、宋志杰正在另案起诉他们已还的亮资款98万元(本案中已扣除只起诉了102万)要求退回,相当于潘若庭所有投资的款收不到,还要倒找98万元给纪志明、宋志杰。其人心竟然如此黑!
苍天在上,潘若庭怎么也想不到,其辛苦5、6年一连串打了两个官司,都经过了一、二审,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佛山市一、二审法院分别在(2023)粤0605民初26795号民事判决书、(2024)粤06民终3153号民事判决书中均对纪志明、宋志杰、周加胜三人作为甲方与潘若庭作为乙方在2020年4月26日签订的《工程项目内部承包协议》视而不见,通过判决让纪志民、宋志杰获得巨额利润、让周加胜无力偿还债务、让潘若庭投资的农民工工资和亮资款400多万元血本无归?!!
                                                           实名举报人:潘若庭
                                                         手机号:13609678893
 
 

0

推荐阅读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申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人员查询

投稿电话:010-52856660
版权所有:北京宏法法律咨询服务事务所
京ICP备2022017779号-3